鳥蟲書

( 金文里的一種特殊美術字體 )

編輯
鳥蟲書(Bird-and-Insect sc ript)亦稱"蟲書"、"鳥蟲篆"。屬于金文里的一種特殊美術字體它是春秋中后期至戰國時代盛行于吳、越、楚、蔡、徐、宋等南方諸國的一種特殊文字。東漢許慎《說文解字·敘》:"鳥蟲書,所以書幡信(符節之類)也。"清代段玉裁《注》:"鳥蟲書,謂其或象鳥,或象蟲,鳥亦稱羽蟲也。"春秋戰國時已有此種文字,多用于兵器。漢代瓦當、印章中亦有發現。 東周時多刻于兵器上。秦書八體中有"蟲書",新莽六書中有"鳥蟲書",用于旗幟、符信,也作印章文字。頗似后來的圖案字、美術字。
中文名:
鳥蟲書
外文名:
Bird-and-Insect script
類型:
美術字體
盛行時間:
春秋中后期至戰國時代
使用范圍:
青銅器,尤其是兵器

目錄

鳥蟲書簡介

  這種書體常以錯金形式出現,高貴而華麗,富有裝飾效果,變化莫測、辨識頗難。鳥書亦稱鳥篆,筆畫作鳥形,即文字與鳥形融為一體,或在字旁與字的上下附加鳥形作裝飾,如越王勾踐劍銘、越王州勾劍銘。多見于兵器,少數見于容器、璽印,至漢代禮器、漢印,乃至唐代碑額上仍可見。蟲書筆畫故作蜿蜒盤曲之狀,中部鼓起,首尾出尖,長腳下垂,猶如蟲類身體之彎曲,故名。春秋晚期楚王子午鼎銘,除少數幾個字近鳥書外,余多當屬于蟲書。吳王子于戈銘亦是鳥書與蟲書。蟲書不僅見于容器,兵器,亦見于戰國古璽及兩漢銅器、印章、瓦當,其名在許慎《說文解字敘》中還被列為"秦書八體"之一,可見亦行于秦代。鳥書與蟲書都是以篆書為基礎演變而成的一種美術字體。郭沫若認為鳥蟲書是"于審美意識之下所施之文飾也,其效用與花紋同。中國以文字為藝術品之習尚,當自此始"(《周代彝銘進化觀》)。關于鳥蟲書的發展變化情況,可參見容庚《鳥書考》(《中山大學學報》1964年1期)與馬國權《鳥蟲書論稿》(《古文字研究》第10輯)、曹錦炎《鳥蟲書通考》(上海書畫出版社1999年版)。鳥蟲書主要見于一些青銅器之銘文,尤以兵器為多。這是一種變形的裝飾用文字,不應將其看成是另一種文字系統,且使用范圍很有局限,簡書中就沒有此種文字。相比較而言,在文字方面,鳥蟲書應是最能體現文字的南方文化特色的。當然,它并不為吳、越、楚所獨有,使用范圍包括了南半個中國。

鳥蟲書起源

  在春秋戰國和秦漢時代,一些青銅器(尤其是兵器、樂器和酒器)上的銘文往往在篆書的基礎上回環盤曲,添加寫畫,并以各種圖案花紋作為修飾。有許多還在刻文的凹線內用金錯嵌,顯得非常工整華麗。在這種銘文里,制作的、工藝的審美原則代替了表現的、即興的書寫,因此從本質上說屬于金文的美術字。它們有的以鳥裝飾,有的以蟲裝飾,有的以魚裝飾,也有的三者兼而飾之。人們習慣根據自行的裝飾圖案來給它們取名,但由于圖案不一,名稱也各不相同。秦始皇時代叫做"蟲書",如許慎的《說文解字·敘》云:"自爾秦書有八體,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蟲書,五曰摹印,六曰署書,七曰殳書,八曰隸書。"我們知道:蟲字篆書、甲骨文,像蛇盤曲之形。朱駿的《說文通訓定聲》中道:"蟲者,蛇之總名。"蟲原來是蛇的本字。在周秦時代,蟲字的含義一度擴大得很寬,它從"蛇之總名"擴大為昆蟲的總名,進而又把鳥類和魚類統攝進去,如《空子家語·執轡》:"羽蟲三百六十,而鳳為之長。"所謂羽蟲就是有翅膀的鳥類。

鳥蟲書鳥蟲書

  可以這樣認為:把以鳥、蟲、魚為修飾圖案的美學字體統稱為"蟲書",這是符合當時語言的實際情況的。后來,可能是蟲字的含義開始恢復到原來蛇的本義,或者用作昆蟲的總稱,也可能在這類美術字中裝飾得最多、最優美,而且最富有代表性的是鳥圖案。因此,從新莽時代起,人們又把它叫做鳥蟲書?!墩f文解字·敘》云:"及亡新居攝,時有六書,其六曰鳥蟲書。"除此之外,也有人把它們叫做鳥書。我們認為:在這些不同的叫法中,鳥蟲書的名稱比較恰當,理由是所有這類美術字的圖案紋飾絕大多數都是鳥與蛇蟲的結合,即具體的鳥形圖案與回環盤曲的蛇蟲形紋飾的結合。1972年,滿城漢墓出土了兩個銅壺,上面銘文的基本筆畫在起筆與轉折處附加了許多像是鳥頭的圖案,所有線條都寫成回環曲折的雙線,略作舒卷,像是夔(似蛇而有一足)的體形,整個特點也是鳥與夔蛇圖案紋飾的結合。

鳥蟲書的產生背景

  鳥蟲書是春秋中后期至戰國時代盛行于吳、越、楚、蔡、徐、宋等南方諸國的一種特殊文字。這種書體常以錯金形式出現,高貴而華麗,富有裝飾效果,變化莫測,頗難辨識。鳥書的筆畫作鳥形,即文字與鳥形融為一體,或在字旁與字的上下附加鳥形作裝飾,如越王勾踐劍銘、越王州勾劍銘。其多見于兵器,少數見于容器、璽印,至漢代禮器、漢印,乃至唐代碑額上仍可見。

蟲書筆畫作蜿蜒盤曲狀,中部鼓起,首尾出尖,長腳下垂,猶如蟲類身體之彎曲,故名。春秋晚期楚王子午鼎銘,除少數幾個字近鳥書外,其余多屬蟲書。吳王子于戈銘亦是鳥書與蟲書。蟲書不僅見于容器、兵器,還見于戰國古璽及兩漢銅器、印章、瓦當,其名在許慎的《說文解字敘》中還被列為"秦書八體"之一,可見其也流行于秦代??梢哉f,鳥書與蟲書都是以篆書為基礎演變而成的一種美術字體。郭沫若認為:鳥蟲書是"于審美意識之下所施之文飾也,其效用與花紋同"。

鳥蟲書鳥蟲書

  總的來說,鳥蟲書主要見于一些青銅器之銘文,尤以兵器為多。這是一種變形的裝飾用文字,不應將其看成是另一種文字系統,且使用范圍很局限,簡書中就沒有此種文字。相比較而言,在文字方面,鳥蟲書應是最能體現文字南方文化特色的。鳥蟲書流行于長江中下游,影響波及中原地區。


 鳥蟲書的種類和特點

鳥蟲書銘文中,"用"字的出現率很高。筆畫的繁簡和鳥形的搭配,往往有很大的不同。鳥蟲的圖形繁簡不同、詳略有別、千姿百態、莫可名狀,但從組合形式上考察,不外乎下列十三種:


1、寫鳥形于筆畫者

2、寫雙鳥形于筆畫者

3、附鳥形于字上者

4、附鳥形于字下者

5、附鳥形于字左者

6、附鳥形于字右者

7、附雙鳥形于字上者

8、附雙鳥形于字下者

9、附雙鳥形于字之上下者

10、附雙鳥形于字之左右者

11、雙鉤鳥形于筆畫者

12、附雙鉤鳥形于字旁者

13、附鳥形于二字之間者。


以上為容庚先生《鳥書考》中對鳥蟲書構形的分類。曹錦炎先生則在《鳥蟲書通考》中,以容庚先生的分類為基礎作了更加簡潔的分類:


1、增一鳥形:

a、增于上方

b、增于下方

c、增于左方

d、增于右方

2、增雙鳥形:

a、增于上方

b、增于下方

c、增于左右方

3、寓鳥形于筆畫中

4、增簡化之鳥蟲形

5、增蟲、爪形

6、增其他紋飾

鳥蟲書的發展與楚越吳國青銅器銘文

  鳥蟲書的誕生與發展,以楚國為例。楚文字在其立國的八百年間,曾經歷了一個發展變化的過程。大抵在春秋中期以前,各諸侯國文字都是和周王朝保持一致的,連器物造型也如出一轍。這一點,楚國也不能例外。從考古所發現楚國西周及春秋早期的器物銘文上看,其文字風格全與周朝相同。但是,春秋中期之后,隨著周天子權利的日益削弱、列國的逐漸強大和地域征文化特的形成,楚器銘文也已發生相應的變化。河南淅川下寺楚墓出土的青銅器"銘文字體多數為篆書。早期字體渾厚遒勁,晚期則趨于纖細俏麗。而王子午鼎和王孫誥戈的銘文為鳥書。"(趙世綱《淅川下寺春秋楚墓青銅器銘文考索》)這里的所謂早期當指镈鐘一類青銅器,而王子午鼎則已出現了較大的變化,字體"多作波磔而有意求工",且出現了鳥書。這應當也是目前所見時間最早刻有鳥書的楚器銘文。

  綜上所述,可見鳥蟲書大致肇端于春秋中后期,而至戰國大盛。在出土兵器數量上,以越國兵器為最。根據現有的資料分析和學者研究,鳥蟲書主要流行于長江中下游地區,影響波及中原一帶。以先秦國別而言,見于越、吳、蔡、楚、曾、宋、齊、徐等國;就年代可考者,最早的應屬楚王子午鼎(公元前558年),最晚的為越王不光劍(越王不光即越王翳,公元前411-376年在位),流行時間已接近二百年;促數量上統針,僅屬于越國器者,就多達70余件。無論在時間上、空間上,還是數量上,都有較大突破。促材料看,對于江中下游鳥蟲書的起源,楚國和吳越地區都是處于重要地位的。

  "雕蟲小技"的"蟲"指的就是鳥蟲書

  嘗謂魏收曰:"雕蟲小技我不如卿。國典朝章卿不如我。"--《北史·李渾傳》